怵怵♪

死的。

森森,我睡了。晚安

沉沉默

森森。我要睡着了。你什么时候来找我玩

"如果我足够强大,没有被敌人掳走,事情绝不会这样的!!"

"欧尔麦特想要守住的秘密,没有对任何人道出的真相,就算是我极力地让自己不去想,但是这些想法根本就控制不住,总能在闭眼的瞬间突然涌现。"

"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啊!!!"


提腕轻压擦拭去了眼角涌出的泪,湿热刺激也提醒着自己这到底是第几次在这废物面前这样了。不能、不能再这样了!!与其让它自己涌出,倒不如直接扼杀在摇篮里,不让其坠落在地,直至粉身碎骨。耳蜗内里突来的破碎之声竟是愈来俞剧烈,紧促着眉头咬紧牙跟,竖瞳抬首直盯其人——…来战斗啊混蛋!!告诉我,你已经在他的照顾下走到哪一步了啊、快啊!!

对面那人周身欲动着荧色光弧,不再犹豫,挪步靠近着逐渐加快着,在适合的距离之处,蓄力蹬地而突,掐准时机引掌中分泌之物以力作推动,空气划拉着面上皮肤,逼近之时只觉一股横力袭上头颅,迫使自己脱离预计轨道偏站立至一旁,头颅以不自然的方式倾斜着,疼、疼得头皮发麻,这样才对!!给我…拿出你全部的实力!!即使被击打出如火燎过一般干疼,此时也无暇管顾,那人的架势和说出的话,使得自己瞪大了眸眶只觉干涩不已。不想做沙包,就告诉我你和我的差距还有多少!!


凝神屏息紧盯其神情思考着,这人紧绷的腿部肌肉在提醒这自己他改变了战斗方式,大脑在飞速运转,思考如何才是最有效的打击方式,在静默中看着他愈发认真的神情,便在毫秒之间做出决定!——不能、绝对不能让这个混蛋思考!迅俯下身借惯性甩手以掌擒爆炸直攻地表,即使炸其的碎石在自己的突进过程中狠狠刮擦着躯体,但是这个时候、不重要!!高举手臂以高热光束戳穿夜幕,破空俯冲而下,拧腰交替双手在保持平衡的同时,以另收集中火力直击其所在之地…这里是道路主干,他无法运用个性进行空中行动,不能让他抢走优势!!略显焦黑的地面,四散的黑烟很好的隐匿了自己的踪影,但是、我必须要把握先机!一把撕破烟尘,就着低腰姿势高举一手蹬跃而起以减阻力,以身躯腾空为轴,是保持平衡的最佳方式,过去用过的招式再用只会被这个混蛋察觉,那就改变使用方式吧、就是现在,不能给他思考的时间!!相反方向交替引爆掌中硝化汗液,高速飞旋使眼前视线混乱,屏息强忍住脸上那击所带来的头昏脑涨,须臾之间拧身借着反作用力使身体高速翻转,咬牙紧控掌中甘油的使用量,夹着地面轰起的碎石黑烟,以最快的速度逼近其人。硫爆弹可不只是用来攻击的!!必须速战速决、即使这将带来的负副作用自己从未体验过,但才不会给你这废物思考面对对策的时间,在你落地的时候就是我最好的攻击时机!!橙红色高光成功遮掩了自己的身形,火光随着掌心划过的弧度直转而下,燎人火舌也躁动的爬在四周,在扣爆破袭上人面部之时,却被其反应过来便是狠戾一脚,轻啧一声随即急划下左手避开其足腕,展掌对地释放出一击轰鸣,在失重之时侧腰翻身,自空中后勾双腿以肚腹为圆心空翻,以背示人面前就是为了不让他猜出自己下一步的行动!!一臂向前感受滚烫席卷血脉,在瞬间落地至其背后,骤然绷紧了肌肉攥拳后拉,另手严防在眼前以挡其射门式的攻击,借落地之惯性对着那人腰侧,迅猛出拳狠狠一击。


他的痛哼夹杂着肉体碰撞栏杆的声音撞入耳帘,不给予喘息时间迈步直追而去,不能让他待在地上!!将燥热烈焰于地表炸开,却被自己所带来的反作用力空翻一周迅速落地,随即绷足速定身躯,控住爆破左右之强度以防自己也被反力挤开,借轰鸣带来的气浪将他一把推搡至空中,速出手臂擒住其腕,死扣的瞬间反手一拉将人生拽而下,嘶吼一声随即调动全身力气集中至右臂上,只为将其投掷而出,却在扔出的一瞬间被其突然发动的个性,逼至一旁径直撞上了冷铁横杆。痛、真实的疼痛…简直是痛的要命。在这一瞬间,怒意啃噬着疼痛就像百万只蚂蚁撕咬着脊背,麻木不堪,狠吐出几口浊气扣杆借力撑立起自己的身体,而双眸却始终紧盯着他的动向。


"你又在笑什么?"

"不是说不打算当我的沙包的吗!?给我攻击啊、不是什么狗屁沙包就给我反击啊!!"

高声吼出逼问的话语,得到回复的却只是那一如既往的表情,给我、去死啊!!

"我看你肯定又在谋划着什么奇奇怪怪的机会了吧?就是因为你这种老是背着我,偷偷摸摸想一些恶心死我的计划,然后做出行动,所以我才会 不 爽 啊!!!"